足球追梦人之大连足球教父程显飞:年过花甲初心不改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粤真 发自云南

[编者按]

2018农历新年到来了。但对于中国足球人而言,他们脚步匆匆,片刻都不敢停歇。

在过去的两年里,中国足球是如此分裂的存在。

一面是天价联赛版权和无数大牌外援的涌入,中超一时间成了世界足球都不能忽略的版图。另一方面,中国足球依然被“世界杯出局”、“亚洲杯失利”的字眼充斥着。

在足球改革的大旗下,2018年,中国足球或将迎来拐点。在这拐点背后,公众与媒体真正聚焦的不该只是那些高光俱乐部、大牌球员,而更多该把目光放在为中国足球搭建人才塔基的基层工作者身上。

这是一群耐得住寂寞,真正爱足球的人。从2月12日开始,澎湃新闻将陆续推出8个基层足球青训工作者的“2018系列报道《足球追梦人》”。

大寒之后,中国足球一定立春。

出生于大连,一辈子都在大连做青训的程显飞,在去年他62岁的时候,远赴云南,开始了“第二次创业”。

在云南,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我看看在离开了大连以后,是否还能培养出球员。”

而在大连,程显飞的外号是——大连足球教父。

他给王健林提了三个要求

程显飞在中国足球取得的名声,来源于他像个机器一般,培养出一批又一批的人才。

1985-1986年龄段的冯潇霆、董方卓、朱挺、赵旭日、权磊、赵明剑;1987-1988年龄段的于汉超、戴琳、杨善平、杨旭;1989-1990年龄段的王大雷、孙世林、邱添一、刘殿座;1995-1996年龄段的刘奕鸣、汪晋贤等等。

这是一支国家队的配置。

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在大连,程显飞可以省却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但在云南,可能又是另外一码事。

1998年,王健林准备买下铁路毅腾冯潇霆这批孩子,毅腾的老板崔毅对程显飞说:“万达那边发话了,你也可以跟队伍一起过去。”

程显飞的回答是:“我要见一下王健林,不见面我就不去,见面了看他怎么说,我才能决定。”

在大连中山广场,万达大厦的28层,程显飞见到了王健林。在谈话中,程显飞提出了几个要求:

一、工资要涨到一万块。王健林答应了。

二、之前队伍中已经被买走的朱挺和邹游,程显飞希望要回来,王健林也答应了。

三、在上述条件都答应后,程显飞可以到万达去,继续当教练,王健林也答应了。

王健林大气爽快,至今让程显飞难忘。

但那次谈话中,其实程显飞还提出了一个要求:“队伍在昆明集训的时候,我看中了一名队员,非常有潜质,我希望能把他买过来。”

王健林同样答应了 :“需要多少钱买这个队员,你去打个报告。”

然而,程显飞极力看好的这名队员,最终没有买过来,原因是这名队员的家长死活不肯让儿子去大连,让自己的孩子走上职业足球的道路。

毕竟这条路,太艰难了。

而这名看中的队员,就是昆明人。

足球差别,就在于观念

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可能真的不缺少踢球的好苗子,但从好苗子变成一个好队员,中间成长之艰辛,过程之曲折,这里已经无需赘言。

程显飞在足球底蕴深厚的大连,凭借自己的“金字招牌”,可以和队员签下“不成为职业球员,就不收钱”的承诺书,但在其他地方,他的这个方法,却未必奏效。

那是20年前的往事了,从这个细节不难看出,足球欠发达地区和足球传统地区之间,最大的区别,就在于观念上。

20年过去了,程显飞来到云南,仍然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他十分看好的两名队员,最终仍然因为家庭的反对,所以无法按照程显飞的设想,进入职业的行列。

尽管足球青训声势浩大,尽管足球产业如火如荼,但是仍然无法消除很多家长心中那个根深蒂固的疑问:

万一,踢不出来,我的小孩怎么办?

这个问题,不是一个程显飞所能解决的。

程显飞要做的,就是在2018年逐步把自己在大连成功的经验移植到云南。之所以选择离大连3500公里的昆明开始“第二春”,他自己都感觉到有点不可思议。

2015年,云南足协向中国足协求援,希望找一个青训经验丰富的教练帮助云南,中国足协向云南足协推荐了程显飞。以云南青训顾问的身份来到云南,这是程显飞第一次接触云南青训。

事实上程显飞与云南有过渊源,作为运动员,程显飞曾经是昆明部队队的一员,作为教练,程显飞无数次来到昆明海埂体育训练基地,在这里他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春节。

“这里人热情,朴实。”

这里是一片足球净土

作为云南青训顾问,这次程显飞第一次来到云南,在云南足协组织的全省“后备力量”青少年足球比赛中,程显飞从近2000名参赛球员中,挑选了78名队员,并展开了为期一周时间的集训。

短短一周的时间,无论是训练的方法还是手段,程显飞都给云南足球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之后程显飞一度成为云南全运足球队技术顾问,在程显飞的调教下,云南全运足球队的进步很大,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程显飞针对队员的特点,进行位置的调整。

李彪在程显飞来之前,一直是球队的中后卫,程显飞来到队伍后,他把李彪的位置改成了中锋,李彪在中锋位置上很快崭露头角,不仅入选了当时的国青队,而且留洋到葡萄牙,成为云南全运队最具实力的希望之星。

李彪的变化,更加让人对程显飞的眼光佩服。

短暂在云南的工作时光,云南足球给程显飞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云南青少年球员很有特点”,程显飞说,而对于他而言,他更看中云南足球的氛围。“这里就像一片净土,很干净”。

云南的“三顾茅庐”

2016年,云南昆陆足球运动俱乐部有限公司成立。公司从成立那一天起,就把青训列为了俱乐部发展的重点。

要提升云南青训的质量,首要解决的是教练员问题,俱乐部负责人第一个便想到了程显飞,通过与云南足协的合作,与程显飞也取得了联系,然后由于种种原因,程显飞拒绝了云南方面的邀请。但昆陆足球俱乐部负责人并未死心,而是一次次找到程显飞,希望他能到云南执教,最终俱乐部的真诚打动程显飞,他做出了别人难以想象的决定——离开大连,到云南执教。

“我以前一个人单枪匹马,很多事情都是凭经验去摸索,法律意识也不够,我知道自己适合打工,不适合当管理者,现在有一个好的平台可以把其他的问题都解决掉,我要做的事情就是安安静静,认认真真地为云南培养一些优秀的足球运动员。“

是的,以前虽然依托着铁路毅腾,但程显飞更像个“个体户”。

他要负责给队伍搞场地,要负责队伍的食宿(他的妻子给他的队员做饭做了20年),要负责队伍的训练、比赛,忙忙碌碌之余,有时候还给他人做了嫁衣裳。

痛定思痛以后,在云南,他只需要负责挑人,训练,其他都由公司搞定,这让已经进入花甲之年的他,能够最大限度地把精力放在培训上。

整个云南,他去了很多地方挑人。从云南西北的丽江到西南的德宏,从东北的曲靖到东南的文山,能去,绝不“偷懒”。

“从挑选的过程看,云南的苗子不差。”程显飞说。

程显飞的小目标:先带进前八再说

在程显飞的2018计划中,他的主要任务是帮助云南省组建2006-2007年龄段的的梯队,同时,2008-2009年龄段的选材工作,他也有所参与。

“还是要给自己定一个目标。以前在大连,你把孩子们带成冠军,人家也不觉得你有多牛,拿不到冠军,人家倒说你水平不行。但在云南,我的目标是想把队伍带进全国前八,如果能实现这个目标,就很了不起了。”

的确,掰手指头数一数,江浙沪、京津冀、广东、东北,这些暂且不提,就算是西南片区,云南也没有任何的优势可言,如果真能实现这个目标,对于云南足球历史来说,也是一个具体的突破。

如果队伍中能诞生国脚,那则更是应该拍手称快。

2017年11月10日,在广州进行的中国国家队和塞尔维亚的热身赛中,赵宇豪首次代表国家队出赛,这让他成为了50年来第一个代表成年国家队出场的云南籍球员,而上一位代表成年国足出场的云南籍球员是已故的中国足球名宿马克坚。

所以,对于刚到云南不久的程显飞来说,2018,道险且长。

成功,才刚上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