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何在?卡塔尔1人任职18年 中国足协已换7任领导

3比1!卡塔尔队终于战胜了日本队,历史上第一次登上了亚洲杯赛的冠军宝座。当卡塔尔队长海都斯从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和亚足联主席萨尔曼手中接过新打造的亚洲杯冠军奖杯时,我不知道该如何来描述我自己的心情。但我知道,中国球迷肯定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恨”!

  1、米卢早已预示卡塔尔将夺冠

  之所以说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是因为这么多年来,我是亲眼见证了卡塔尔足球从无到有、直至问鼎亚洲杯是全过程。我依然记得,18年前也就是2001年十强赛期间,当我第一次跟随米卢所率的中国男足踏上卡塔尔这个弹丸之地时的情景。这之后,卡塔尔从2003年起开始兴建Aspire Academy、到2006年利用多哈亚运会的机会,第一次在精英学院中见到现在这支卡塔尔国家队中的95年龄段球员以及主教练桑切斯,再到2014年10月缅甸亚青赛上第一次与这批球员成为对手,最后到目睹这批球员登上亚洲冠军宝座……所有这一切,全部都在脑海中隐约闪过。如果说西班牙人桑切斯2006年7月开始来到卡塔尔精英学院、负责调教这批95年龄段球员,从那一刻开始到现在,已经整整过去了12年。我可以说是一路见证了卡塔尔足球的崛起,看着他们一次次将中国球队淘汰掉,从缅甸的U19亚青赛,到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预选赛,再到2018年在家门口的第三届亚锦赛,每一次笑到最后的都是卡塔尔队中的这批球员。

  我依然还记得,2015年10月8日,中国男足在佩兰的指挥下,在世界杯预选赛40强赛中以0比1输给卡塔尔队之后,我曾在体坛周报写过一篇题为《输掉的不止0比1》的报道,讲述的是卡塔尔的精英学院。我已经记不清了,在这10多年里已经是第几次介绍卡塔尔的精英足球学院了,因为几乎每一次来到多哈,我基本都会与米卢取得联系,而每一次,老米都会拉我走进精英学院去到处转转,见识各类管理人员。

在那篇文章中,我曾记录下了米卢在西亚U23奥林匹克锦标赛赛场上遇到我时、对我说过的那些话:“这些年来,特别是中国队进军2002年世界杯后,中国足球做了什么?尤其是在青少年球员培养方面。你再看看卡塔尔队被中国队击败后又在做了什么。10多年,整整一代球员!”而且,米卢指着正在参加半决赛的卡塔尔队,说道:“你看吧,现在的这批球员再过一两年,会比现在的卡塔尔国家队队员更优秀。”[注:在跟随国家队打完世界杯预选赛40强赛之后,我当时并没有马上离开多哈回国,而是留在多哈继续观看首届西亚U23奥林匹克锦标赛、了解未来中国国奥队对手的情况。]而米卢当时所说的“更优秀的球员”,就是这次卡塔尔国家队中夺冠的那些年轻球员们。

  2、穆赫纳迪任职18年

  我不想多谈中国足球,因为现实很清楚,这么多年跟随中国男足各级国字号队伍南征北战,已经见证和见识了中国足球是如何一步步走向深渊的。我也不想再去多谈什么“球员不行”、“教练不行”、“管理不行”、“体制不行”等诸多老生常谈的问题。我只能感慨“生不逢时”!

  在本届亚洲杯赛期间,我再一次见到了卡塔尔足协副主席萨乌德·穆赫纳迪。18年前,也就是2001年十强赛期间,我依然记得我和已经离开体坛的老同事、会说一口流利的阿拉伯语的傅亚雨一起走进他在卡塔尔足协的办公室,然后坐在他对面,与他一起抽烟、一起侃大山的情景。那是,他还是卡塔尔足协的秘书长。之后,我和傅亚雨多次前往卡塔尔、前往他的办公室。每一次见面,总会戏言:“怎么又是你们俩?这回又想采访谁了?”

  18年后的今天,穆赫纳迪已经是卡塔尔足协的副主席,外事是其工作的核心,同时还是亚足联西亚区的副主席、亚足联竞赛委员会主席。这次亚洲杯赛期间,在卡塔尔与阿联酋关系紧张的大背景下,他的主要任务和工作就是全面负责卡塔尔队的外围事务,确保球队所受外围的影响减少到最低程度。

  18年,我不知道一个人究竟有多少个18年。而且,18年来还能够在一个行业里继续工作下去。当穆赫纳迪在位18年时,中国足协已经从闫世铎经历了谢亚龙、南勇、韦迪、张剑、蔡振华直至如今的杜兆才七位主要负责人了,而且据说很快又会有新的领导。这就好比,当初日本足球全面崛起之时,所有人都会提及川渊三郎。作为“日本职业足球之父”,川渊在日本足坛担任领导的15年,恰恰就是日本足球大发展。全面腾飞的15年。而郑梦准从1994年开始出任韩国足协主席,到其最终离开,前后16年的时间,这16年同样也是韩国足球全面发展的黄金时期。尽管韩国队在2002年世界杯赛上的四强为国人所不齿,但不能因此否认韩国足球在这期间发展这一事实。当我们都在大谈“坚持”与“坚守”之重要性时,中国足球的坚守与坚持又何在?

  当卡塔尔足球能够在亚洲足坛崛起之时,我们似乎已经忘了,当初中国足球冲进2002年世界杯赛时,中国在亚足联担任副主席的张吉龙究竟扮演着这样的角色。我想,中国球迷尚不至于如此健忘吧。而当现任亚足联裁委会副主席汉尼同是卡塔尔人时,同样,中国球迷或许不会忘记:中国队冲进2002年世界杯时又是哪一位中国人在亚足联裁委会中任要职。

  所有这一切的一切,难道仅仅只是一个巧合?抑或还是足球运动发展的必然?不同的人,不同的认知,站在不同的角度,自然会有不同的结论。

  3、中国支出下降但仍高居不下

  我知道,国内很多人会对卡塔尔人夺冠“不屑一顾”,甚至将其归结为“归化”,并因此似乎为中国足球也应该“归化”找到了必然的理由与依据。对此,我只能表示“呵呵”。因为在一个人口仅仅只有30万正宗的卡塔尔本土人、常驻人口也才300万的国家,想要找出11个天才球员,难度可想而知。当然,我并不想为卡塔尔采用“归化”手段去辩护与辩解,否则,我也不会在2008年南非世界杯20强赛期间,以个人之力帮助中国队“除掉”归化球员埃莫森。

  但是,不得不说的是,像95年龄段这批球员是卡塔尔精英学院中培养出来的第一批真正意义上的现代球员。就像当初桑切斯抵达多哈展开工作时,所面对的是全卡塔尔就只有800名左右这个年龄段的球员。而当时所面临的任务是要为2022年世界杯培养出一批可用之才,尽管当时卡塔尔尚未申办2022年世界杯。在这样的选材面上,卡塔尔人采用招募的方式,从非洲众多小球员中展开层层选拔,然后送到精英学院中从小进行培养。这或许在N多人看来,确实“并不咋地”。


  可是,如果仅仅盯着所谓的“归化”,而没有看到精英学院在培养青少年球员方面是如何展开工作、对于球员的追踪几乎细致到每一个细胞、场上的每一个动作与习惯,没有看到为这些青少年球员从小所提供的就是最好的条件与环境,没有各种利益之争,则恐怕也就无法真正理解卡塔尔精英学院的真正内涵与真谛,也就无法理解卡塔尔足球为何能够在10多年之后打造出一支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队伍来。而且,在整个过程,高科技对于这些卡塔尔球员成长所起到的积极作用与意义,也同样是没有走进、走近精英学院、了解其全部情况的外人所无法想象的。

  其实,再谈这些并无太多的现实意义,对中国足球恐怕也没有太多的借鉴意义,因为中国足球从来就是“学习”挂嘴边、但从不愿意发自内心地先承认别人强、然后虚心去学。只是,不管如何争议与非议,有一个事实是不容否认的,即:亚洲足球的新版图因这次卡塔尔队在亚洲杯赛上夺冠而已经重新定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