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真格的!U23联赛成球员展销会 工资帽促进流动

“看上谁了,和我们主教练说呀,哈哈哈!”

  “上一轮还在盐城看B组,今天就过来看我我们的比赛了啊。”

  “那个45号叫什么名字啊,多大了?”

  这样的寒暄和交谈,几乎在每一轮U23联赛的场地边都会发生。

  中国足协举办U23联赛的初衷是为了给打不上一线队的年轻球员更多实战锻炼的机会。但恰恰是因为这样的比赛被安排在前一个赛季结束和新赛季冬训开始这个时间段,让U23联赛附加了人才流动的“展销会”属性。

  为明年出路,球员相当卖力

  中超和中甲俱乐部的一线队主力和常备轮换球员在一个赛季后都已经进入假期模式。因此真正来踢U23联赛的,都是各家俱乐部在一线队未必能够确保进入赛季大名单的边缘球员,以及来自俱乐部各级青训梯队的小球员。

  刚刚过去的赛季没有获得太多机会,这些球员必须通过U23联赛,用最好的表现来争取一个明年一线队大名单的机会,这样的竞争是十分激烈的。

  以上港俱乐部为例,参加本届U23联赛的球员中,只有张华晨和孙峻岗有过2018赛季上港一线队比赛的出场记录。另外,像高志杰、江子磊和杨世元这个赛季被租借到了其他球队。这些租借球员能否回归母队,U23联赛同样是他们展现自己目前实际水准的一个平台。

  据上港U23队主教练成耀东透露,俱乐部20岁到24岁的球员有三四十人,明年还有99/00年龄段的小球员要上来,加入到一线队报名名单的竞争之中。可见淘汰率是相当高的,而且明年联赛U23政策有取消的可能,这就更加削弱了年轻球员的优势。

  因此,U23联赛里的球员们几乎都不用动员,上了场就全力去拼,尤其是像上港、鲁能和申花这样的来自中超俱乐部的U23队。申花的U19小将徐皓阳,和上港的张恩格都是拼到了抬下球场,就被救护车直接送到医院接受检查。

  其实,也不仅仅是为了能够进入自己球队的一线队新赛季大名单。在不少俱乐部球探的关注下,球员如果能够得到认可,即使是租借或者转会对于目前在自家俱乐部打不上比赛的年轻球员来说,也不失为一个可以不错的选择。

  “希望球员们好好发挥,好好表现,为明年做一个好的铺垫。”上港U23队主教练成耀东就不止一次提到了球员的出路问题。

“毕竟主要还是通过这个平台让这些球员展现出自己好的状态,可以让更多人了解他们,关注他们。不管明年在哪个俱乐部,都要为下赛季做好准备。”

  挑人,低级别俱乐部最积极

  球员需要踢球,需要出路,其实各家正在为明年新赛季做准备的俱乐部也需要对阵容进行补充,所以他们也盯上了正在举行的U23联赛。

  在中国足球顶级球员稀缺的情况下,这些在各自俱乐部还踢不上球的球员就成为了球探们重点考察的目标。

  当然最受关注的还是青训基础雄厚的中超俱乐部,比如在南京江宁足球训练基地赛区的A组,山东鲁能和上海上港就人气最高。和上港俱乐部一样,有着良好青训传统的山东鲁能俱乐部的年轻球员大部分也很难在一线队出头,所以山东鲁能俱乐部和鲁能足校一向就是球员输出大户。

  在中超可能无法获得比赛机会,但无论是上港队还是山东鲁能的年轻球员,凭实力踢个中甲问题不大,到了中乙那基本就是绝对主力。所以,在U23联赛的场边,几乎难觅中超俱乐部的球探,而最多的是来自低级别联赛的俱乐部。

  中乙北区球队淄博星期天的教练就一直在关注山东鲁能U23队的比赛,地域上的邻近在球员租借上有很大的便利。同样道理,上港U23队比赛的场边,能看到中甲升班马南通支云俱乐部的工作人员。

  而且本赛季还在踢中乙的南通支云绝对尝到了租借的甜头,球队从上港俱乐部租借的朱峥嵘已经成为了球队中场的绝对核心,是球队今年成功冲甲的关键球员。另外上港队U21小将高志杰也在今年夏天被租借到南通支云,几场冲甲关键比赛中都是首发出场。

  “薪酬帽”“转会帽”有望促进流动

  球员流动的买方市场和卖方市场都有需求,U23联赛到真的不失为一个很好的交易平台。但中国球员能否真正流动起来,让更多的球员有球可踢,还需要足协进一步颁布鼓励政策以及出台相应措施。

  比如对于低级别联赛的俱乐部来说,无论是从中超俱乐部租借还是通过转会引进球员,资金成本一直以来是最大的障碍。

  别说花几千万人民币去买一位在中超俱乐部踢主力的球员,就算是花个几百万买一位中超俱乐部的年轻球员都是巨大负担。因此中乙和大多数升级意愿并不强烈的中甲俱乐部,更多的还是会考虑用租借的方式来弥补球队阵容中的缺陷。

“其实租借也很难了。还没踢一线队的小孩子,有的年薪都是二三百万了。”

  一位来自低级别联赛的俱乐部工作人员透露,“U23政策这两年一搞,中超大俱乐部签年轻球员的薪水都很高。看中了说租借,结果他的工资我们负担不起。”要知道,2014赛季上海东亚踢中超的时候,主力球员的年薪基本也就只有几十万。

  好在中国足协正在酝酿的四个“帽子”——注资帽、薪酬帽、奖金帽、转会帽,让低级别联赛的俱乐部们看到了真正的希望。

“足协如果真的对注资有上限的话,大俱乐部的薪酬肯定都向一线队球员和外援倾斜了,年轻球员的工作就不会太高。最好把年轻球员的转会费也压下去,那么我们可以选择的球员就更多了。”

  “所以我还是来看看,新政出了也许能签几个回去。老板说了,明年好好积累一下,后年准备出成绩。”

作者:俞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