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协大会总结:各指标公布 中甲与准入制度有调整

12月20日,中国足协召开2018赛季职业联赛总结会,会上就外界关注的的问题,都给出了详细的解答。 

一、各项“大帽”

  (一)奖金帽

  亚冠:赢球奖600万元/场,平球奖200万元/场

  中超:赢球奖300万元/场,平球奖100万元/场

  中甲:赢球奖100万元/场,平球奖30万元/场

  中乙(预赛阶段):赢球奖30万元/场,平球奖10万元/场

  中乙(决赛阶段):赢球奖100万元/场,平球奖30万元/场

  (二)注资帽

  为促使俱乐部加强经营开发,做大足球产业,减少对母公司、单一股东的依赖,设置俱乐部投资人注资限额。

  中超:2019年6.5亿、2020年5.6亿、2021年3亿

  中甲:2019年1.1亿、2020年1.0亿、2021年0.9亿

  中乙:2019年0.25亿、2020年0.22亿、2021年0.2亿

  (三)转会帽

  继续按照《关于2017年夏季注册转会期收取引援调节费相关工作的实施意见》、《关于执行收取引援调节费相关工作的补充规定》开展引援调节费相关工作。

  中超、中甲俱乐部引入外籍球员资金支出不超过4500万元/人次,引入国内球员资金支出不超过2000万元/人次。对于2018赛季处于亏损状态的俱乐部将收取等额的引援调节费,处于盈利状态的俱乐部不需要缴纳引援调节费。

  (四)薪酬帽

  限薪帽为国内球员最高税前工资(不含奖金)为1000万元,参加亚洲杯、2022年世预赛的球员可以上浮20%。

  (五)亏损限额

  中超:2019年3.2亿、2020年2.9亿、2021年2.7亿

  中甲:2019年0.7亿、2020年0.6亿、2021年0.5亿

  中乙:2019-2021年不设置

  二、足协准入将重点审查青训 

  足协要求,申请中超准入的俱乐部须拥有一支女子足球队,并参加女超、女甲或女乙联赛。女超俱乐部每年俱乐部的投入不得低于1500万元,不能高于3000万元。

  自2019年起,申请中超,中甲准入的俱乐部在报名大名单中,应有本俱乐部培养的U21球员。

  鼓励申请准入中超、中甲俱乐部建立国际青训中心,输送青少年球员去国外训练比赛,更好的进行青少年人才培养。

  如上述所说,2019年准入审查重点是俱乐部青训,重点审查方面包括球队名称,要与一线队名称同意,参赛情况,与实地训练情况审查,包括青训总监和教练资质。未来一线队报名和上场名单中,对本俱乐部青训培养的球员数量有要求。青训总成绩与一线队成绩挂钩。

  会上足协提出,要打击出国“涮水”的行为,无论任何年龄,未经原俱乐部同意,出国“涮水”的球员,转回国内踢球,必须转回原俱乐部,或经原俱乐部同意,否则不予办理转回,注册,报名手续。为方面俱乐部青训球员注册,青少年球员注册期调整为全年。

  此外足协还说明,2019年1月12日,仍存在欠薪的俱乐部,撤销准入资格。

  三、中超U23政策正式版:与外援脱钩 首发1人最少上3人

  2019年中超联赛继续执行U23球员出场政策,每场比赛每队首发11名球员至少有1名U23球员,整场比赛的U23出场不能少于3人次,而不是继续与外援出场挂钩。

  另外如果有被各级国家队集训征调的U23球员,征调1人减1人,征调两名减两人,征调三人可以不执行U23球员政策。

  四、中甲改制:2020年扩至18队 U23需两人次+引入VAR

  1、升降级办法。(2020年中甲联赛扩军至18队)

  2019赛季中甲联赛最后一名直接降级,中乙前三直接升级。

  倒数第二、第三与中乙第四、第五进行附加赛。

  2、外援政策维持不变。(报三上二)

  3、中甲联赛U23球员政策。(首发1名,出场2人次,征调减免)

  每场比赛,每支球队11名首发球员中至少有1名U23球员,整场比赛U23球员累计出场人次不能少于2人次,如俱乐部有球员被国家队征调的U23球员,则出场人次相应递减,征调1名减1名,征调两人(含两人)以上不执行U23球员政策。

  4、国内球员报名,增加本俱乐部青训培养的U21球员。(26+1)

  国内球员27人名单中至少有1名球员为本俱乐部青训培养(本俱乐部注册、培训并参加比赛至少3年以上)的U21球员,如俱乐部无符号上述条件的U21球员,则最多报名26人。

  5、2019赛季中甲联赛将全面引入VAR

  6、球衣装备。

  2019赛季中甲联赛俱乐部比赛服背后必须印制队员姓名、姓名颜色与背后号码一致。

  五、中超19年球衣必须印名

  下赛季的球衣背后必须印名字。

  新赛季将保障客队门票不少于球场容量5%。

  将允许现场进行食品饮料销售。

  六、裁判问题总结

  2018赛季裁判人员被评议的数量,裁判员是51次,助理裁判员是2次。被评议的内容主要包括:严重犯规,暴力行为,球点球判罚,得分机会,手球,黄牌,突发事件,越位进球。经评议,正确的判罚为27次,错误的判罚为26次。

  对于2018赛季裁判业务工作中的主要问题表现在:

  1-裁判对规则的学习和理解不够,对场上球员的违纪行为处理不当,未按照规则条款进行裁判工作,漏判纪律处罚。比如在某些场次中,裁判员对球员的违纪行为及不满判罚结果的“挑战”行为没能做出正确的纪律处罚,影响了比赛的公正性和严肃性。

  2-裁判员对规则的执行力度不强,裁判尺度把握不准,造成纪律处罚的运用不当。

  3-裁判在比赛场上的主导作用发挥不利,“以我为主”的执法意识不强,未能表现出裁判员在场上的核心地位,造成在关键判罚中依赖VAR或AAR纠正判罚的次数过多。

  4-裁判员跑位不佳,造成对犯规动作观察不清,在关键区域未能做出准确决定。

  5-裁判员抗干扰能力不强,在队员对裁判员的判罚多次提出质疑之后,未能控制情绪,用粗暴的语言回击挑战队员,表现出裁判在比赛中的自我控制力和沟通能力的欠缺。

  6-助理裁判员业务不精,对越位队员构成越位犯规事实判罚不轻,把握不准,做出错误判罚。

  7-裁判组对替补席内人员的管理意识不强,对于那些严重干扰比赛正常进行的人员应坚决给予纪律处罚。

  七、2019赛历

  根据赛历,新赛季中超联赛将于2019年3月1日揭幕,计划于11月30日落幕,其时间跨度长达270天左右,满满九个月。这也创造了中超自2008年增容至16队后最长单季时间跨度纪录。

  值得注意的是,新赛季中超联赛的落幕时间定在11月30日。资料显示,这也是自2008赛季中超增容至16队规模以来,跨度时间最长的、结束最晚的一年联赛。(2008年当季中超联赛也是在当年11月30日落幕外,但首轮是在当年3月29日揭幕) 

  而根据新的赛历显示,从明年1月的亚洲杯开始,国足全年将集中7次。而受此影响在联赛中的间歇期达到了5次。

  对比一下今年的中超联赛,3月2日开始,11月11日结束,持续254天;间歇期为两次:分别是3月份的中国杯,以及两个月的世界杯间歇期。

  另一个亮点是,足协杯决赛两回合的跨度时间:首回合是在11月1号;而次回合在12月6号。跨度长达一个月之久,中间还隔了一个国家队比赛日。

  而19赛季的揭幕战,超级杯将于2月23日进行。

  八、2019年深化管办分离 推动职业联盟成立

  中国足协副主席李毓毅做的联赛总结报告中提出,2019年中国足协要深化管办分离,足协也将推动职业联盟明年成立。

  中国足协对于职业联盟的态度是:尽可能的服务,确保职业联盟稳妥有序成立;尽可能的放权,确保职业联盟健康独立运行。

  服务是指中国足协为职业联盟成立保驾护航,引导、推动各俱乐部投资人达成共识。放权是指中国足协充分实现管办分离,将职业联赛各项权利放到职业联盟。

  双方对于职业联赛的五权划分:即中国足协享有职业联赛的所有权、监督权,职业联盟享有职业联赛的管理权、经营权和利益分配权,真正做到俱乐部参与各俱乐部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