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媒体多版面析深足:耕耘24载 球该往哪里踢

记者 陈伟 何海波/文

  晶报资料图片(除署名外)

  纵观深足俱乐部20多年发展历程,“改革”二字就如同基因密码烙印在身体里一般,不显山不露水,但总会在历史的关键节点发挥作用……

 1

  会员制时代: 取经欧洲,中国首创

  深足俱乐部“生于”1994年1月26日,却是孕育自1992年6月下旬的“红山口会议”。

  这次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会议,确立了中国足球要走职业化道路的改革方向。而深圳作为中国足协指定的12个足球改革试点城市之一,筹备成立职业足球俱乐部的工作早已进入倒计时阶段。

  时任深圳市体育发展中心主任的容志行正焦急等待着欧洲传回来的声音——深足究竟采用“股份制”还是“会员制”,他这个昔日的“亚洲球王”也没了主意。

  当时容志行主持成立的深足筹建小组,包括刘洽壬、郭尚标、李少辉等人。其中刘洽壬的一项重要工作,是作为全国12个足球改革试点城市的代表之一,于1993年夏天飞赴欧洲考察职业足球。

  考察期间,荷兰与丹麦的会员制足球俱乐部模式让刘洽壬眼前一亮。

  “我们参观了埃因霍温等俱乐部,发现会员制值得借鉴。埃因霍温当时有十几个常任会员,都是很有实力的财团。他们每年支付一笔会员费,足够俱乐部的开支。”刘洽壬说,“会员制有利于俱乐部的稳定,不会因为更换了老板,就影响了资金来源。”

  的确,“资金来源”是当时困扰容志行等人最大的难题。据刘洽壬回忆,按照最初的设想,深足俱乐部要采用中外合资股份制模式,可这在资金来源、管理模式等方面存在诸多挑战。欧洲考察回来后,经过大家的研究,最终决定采用会员制。

  所谓“会员制俱乐部”,即会员通过每年缴纳一定的年费换取诸如俱乐部季票、活动参与权、小礼品等福利,同时还可以获得对俱乐部重大事项的表决权,如对俱乐部管理层选举的投票权。不同于股份制俱乐部,会员制俱乐部的拥有者是全体会员;俱乐部不会被某集团或私人所垄断;管理层也不能对俱乐部事务独断专行,他们只是履行任期内的职责。

  在容志行等人的努力下,深圳市政府办公厅于1993年11月15日正式批复并同意成立深圳市足球俱乐部。1994年1月26日深圳市足球俱乐部正式成立,成为全国首家会员制的职业足球俱乐部。

  在这两个多月时间里,深足的会员招募工作比较顺利。

  团体常任会员方面,香港中建集团有限公司三年总共投入300万元,宝安金鹏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承诺三年投入110万元。深圳龙的实业有限公司、深圳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广州南沙浩业疏浚工程公司,三年共投入100万元。深圳四房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深圳市郑铁实业发展公司都是三年总投入90万元。

  还有许多团体会员,如招商局蛇口通讯公司、深圳卷烟厂、东莞市江陵冷气安装工程公司、天时印刷有限公司、深圳经济特区发展公司等。天时印刷有限公司的三年会费是15万元,剩下几家企业的三年会费是9万元。

  个人会员也非常踊跃,其中有12名个人会员均支付了3万元的三年会费。这些被载入史册的会员是马决、金伟、匙艳明、温义新、张天生、陈启辉、沈雨、彭海科、陈武、梁田托、戴仲伯、陈岱鹏。

  深足挂牌成立后,还新添了少量的常任会员与个人会员。

  俱乐部成立之后,凭借着容志行和主教练胡之刚的号召力,来自上海、辽宁、河北、四川、八一等球队的队员前后加盟了当时还是乙级队的深足。其中包括刚刚交出国家队队长袖标的朱波。

  当时33岁的朱波顶着“亚洲第一右后卫”“国足队长”的光环“下嫁”深足,堪称是万人空巷的大新闻。

  据朱波回忆,当时决定南下深圳有几方面的原因,既因为“抹不开”容志行、胡之刚的“情面”,也有自身“部队转业”的考虑,更想挑战一下自己,“赶了职业化的尾巴”。

  当时(1994年左右),朱波在八一队的工资标准是700-800元/月,到了深足工资一下子涨到了3000元/月,还不包括比赛奖金。所以有这么一种说法在中国足球圈流传开了,“踢乙级的深圳队,球员工资待遇比当时的甲A球队都高”!

  而“容老板”容志行,历任深圳市体委主任、体育发展中心主任、体育局局长,当时的工资也才“几百元”。

  2

  平安时代:

  在商言商,全面市场化

  在朱波、江洪、纪捷等球员的努力下,深足三年完成乙级、甲B、甲A“三级跳”,创造了职业足球领域的“深圳速度”。

  暗流涌动,升上顶级联赛的深足俱乐部发现,仅仅依靠会员们的会费,已难以适应日益增长的资金需求。

  时任俱乐部常务副主任的曾国强回忆:“1994年,380万元够花了;1995年,会员的会费有点缺口,深圳特区报社出50万元购买了胸前广告,补上了;1996年会费加招商不到800万元,找市体委借了200万,也算勉强持平,但已经很拮据。”

  1997年赛季前,他算了一笔账,如果球队要重返甲A,预算至少需要3200万元。方案报给容志行,容志行发愁了:“我上哪给你弄这笔钱呢?”

  当时大家就深足俱乐部的发展已经达成共识——会员制只是一种探索和过渡,它解决了深圳足球创立之初的燃眉之急,“时间长了却也觉得财力吃紧”。

  容志行将俱乐部遇到的困难向时任市委副书记李容根汇报,没想到李容根很快就为俱乐部找到了出路——平安保险接手。

  1997年,平安保险以3900万元的价钱入主深足,最初的“会员制”圆满画上句号。据容志行回忆:“平安入主后,我们给每个会员都退了会费,还回报了最高40%的利润,所有会员都无怨言,有人甚至说,‘早知道就投个几千万’……”

  这其中还有一个插曲,据说当时平安最早定下的收购金额是3800万元,结果董事长马明哲拍板:“因为容志行,我们多付100万元!”

  从此,深足俱乐部进入了完全市场化的时代。

  1997赛季,球队更名为“深圳平安队”,以甲B联赛亚军身份重新升入甲A。

  1998赛季中途,深足聘请刚刚率韩国队出战法国世界杯的车范根担任主教练,开中国俱乐部聘请世界名帅之先河,引起轰动。

  同年,国脚谢峰转会深圳平安队。谢峰当时在深圳签的合同规定薪水是两年310万元,这在当时可是惊人的数字。据说后来谢峰最后悔的事,是当年没买下自己在百花社区租住的房子,“那个房子有110多平方米,2000年时房东说你干脆买了得了,才50多万(仅相当于他4个月的工资)。但我还是没买,现在好像那房子得1000多万了吧……”

  投资足球的平安保险则做了一笔超级划算的生意。据知情人士的说法,平安保险从1997年初以3900万元收购俱乐部开始算起,每年为俱乐部投入约4000万元,6年时间,累计投入近3个亿资金。让我们再看看平安保险1988年成立时,注册资本为4200万元;1997年初完成股份制改革,注册资本为15亿元;2003年初集团化,注册资本增加到24.7亿元;2004年在香港上市,年营业收入已经近700亿元……

  3

  绕过“摘牌制”

  打包收购火车头

  6年间,深圳平安队在强大资金和现代化管理的支持下,成绩稳步提高。1997赛季获得甲B亚军,1998赛季重返甲A并惊险保级,1999赛季排名甲A第十二名,2000年甲A第九,2001年甲A第五,2002赛季在获得半程冠军的大好形势下最终屈居甲A亚军。

  完成自我改革的深足俱乐部,资金不再是问题,“怎么把钱花出去”成了摆在面前的新问题。按照当时甲A联赛的“摘牌制”转会制度,1998赛季仅列甲A第十二名的深圳平安队,在摘牌大会上的位置是比较靠后的——这也就意味着,想要签下心仪的球员李玮锋(当时已经租借加盟深圳平安队踢了半年球),几乎不可能。

  1998赛季结束时,20岁的李玮锋已经当上了国奥队队长,还入选了霍顿的国家队,北京国安俱乐部也再次向他发出了邀请。尽管后来深足俱乐部通过努力做通了李玮锋本人以及家人的工作,但“摘牌制”带来的风险依然存在。

  就在这个关键节点,时任球队副领队的李宏文出了个主意——整体收购李玮锋所在的火车头队!

  当时已经降入乙级的火车头队,拥有一批1977-1979年龄段的年轻球员,除了李玮锋、鲍文杰是当年留学巴西的健力宝青年队球员,还有李毅、杨光、丁伟等多名国青选手。

  如果能够“打包”收购火车头队,不仅能够绕开中国足协的摘牌政策(不存在让李玮锋挂牌的可能,就不会有被人截杀的顾虑),还能为深圳平安队大面积补充新鲜血液,彻底改变球队日趋老化的年龄结构,可谓是一举两得。

  经过多次谈判,双方最终以900万元的价格成交。据说当时平安与铁道部谈妥所有转让条件,只用了三天时间。

  “(当时)做梦都没有想到,我们会整队南下深圳。”队员杨光回忆说:“在深圳平安效力那几年时间里,我过得非常开心,那也是我真正成名的地方。”

  杨光于2003年转会加盟上海申花,转会身价达到了650万元——仅他一人,就抵回了当时收购价格的一大半!更不用说这批火车头队年轻球员后来很多都成为了深足夺得中超元年冠军的基石。

  深足俱乐部的这次转会“骚操作”,创造了买方、卖方、球员三赢的结果,也开创了中国职业足球历史的先河。

  4

  福祸相依

  张海的“前恒大”模式

  据说朱广沪当年选择南下深圳(而不是追随霍顿加盟上海浦东队),其中一个重要原因便是平安队有李玮锋、鲍文杰等原健力宝青年队球员。

  2000年初,朱广沪担任深圳平安队领队,辅佐巴西外教塔瓦雷斯。

  两年后的一个下午,已经是球队主教练的朱广沪把正在大梅沙上训练课(训练内容是打篮球)的球员叫到一起,他说:“大家都看了报纸,健力宝收购了这支球队……”

  当时的“健力宝”已经不是朱广沪、李玮锋们当年去巴西时候所了解的“健力宝”。

  年仅28岁的神秘商人张海在2003年初,以浙国投名义“闪电收购”健力宝,亲自担任董事长兼总裁,媒体称他“亮出轻狂的资本面孔”。

  平安从什么时候开始、因为什么原因要退出深足,是“六君子事件”“违反《保险法》”还是“影响香港上市”,其实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张海和健力宝,将给深足俱乐部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和影响。

  而这一点,从球员们得知收购消息时的反应便可以管中窥豹。

  李玮峰没有表态。

  郑智则耍起了“太极”:“其实对球员来说,踢球是我们的工作,谁当老板对我们来说都一样。”

  性格率直的李毅则坦言:“应该是件好事。有了更多的投入,深圳队在新赛季起码可以再延续目前的上升势头,对深圳足球未来的发展也会有好处。”

  其实当时队内涌起一股“小激动”的情绪是可以理解的,“健力宝在体育方面的一向慷慨让他们都看到了希望”。

  据平安时代的俱乐部董事长孙建一回忆,2003年张海在俱乐部董事会给他留了一个董事的位子。开董事会的时候,孙建一看到了一张工资单,发现几名主力队员的年薪翻了番,有的税后薪酬高达500万元。有一次,孙建一还看到张海拎着一两百万元现金到更衣室,“这太随意了!”

  张海的深圳健力宝队坐拥七大国脚,一时风光丝毫不逊后来的广州恒大。

  高楼背后有阴影,霓虹灯下有血泪。谁能想到,仅过了一年,2004赛季开始后,健力宝集团资金链断裂,张海逐渐淡出,俱乐部开始出现欠薪……

  后来,有人评价说:“从那时开始,‘欠薪’这两个字就如同冥顽的幽灵般与深圳职业足球如影随形,10年里一天也没有离开过。”

  这里,笔者也想补充一句:“从那时开始,‘改革’这两个字就如同决绝的恋人般与深圳职业足球分道扬镳,10年里一天也没有回来过。”

  2004年11月24日这一天,或许是改革的最后一笔“分红”,或许是深足这艘巨轮的惯性使然,朱广沪和他的弟子们被欠薪8个月之后,3∶1战胜上海申花,在金甲和鲜花的簇拥下,捧起中超元年冠军奖杯。

  “深足生于1月26日,死于11月24日”,这样的说法,对于那些后来经历7年保级、7年冲超悲欢故事的人来说并不公道。然而不可否认的是,那与生俱来、让深圳足球人无比骄傲和自豪的“改革”基因,在2004年11月24日的巅峰过后,似已悄然消失。

  就像是经过十年海上航行和历险,“苦难犹未了”的奥德修斯,深足只有找回那个自强不息、勇于面对挑战、充满斗争智慧的自己,才能真正回到中超,回到初心,回到梦开始的地方……

  初创辉煌 1994-2004

  深足于1994年1月26日成立,当时的名字叫深圳足球俱乐部。在迄今24年的发展历程中,俱乐部名称曾进行过多次改动,除了深圳足球俱乐部、深圳市足球俱乐部这更偏城市属性的中性名称以外,还曾以深圳市健力宝足球俱乐部、深圳市香雪上清饮足球俱乐部、深圳市亚旅足球俱乐部、深圳市红钻足球俱乐部等名义出现在职业联赛中。

  队名更是五花八门,先后用过深圳队、深圳飞亚达队、深圳平安队、深圳健力宝队、深圳金威啤酒队、深圳上清饮队、深圳红钻队、深圳茅台红钻队、深圳小牛资本红钻队、深圳宇恒队、深圳佳兆业队11个队名。俱乐部和球队名称的连续更迭,凸现的无疑是深足投资人主体的连续变化,以及这种变化带给球队的不稳定性、不安全感。回首深足24年发展之路,2004中超夺冠和2016佳兆业入主是两条清晰的分割线,将深足的历史划分为初创辉煌(1994-2004)—混沌挣扎(2005-2015)—东山再起(2016-2018)三个阶段。

  会员制时代

  上世纪90年代中期,深圳足球从无到有,并首创中国职业俱乐部“会员制模式”。容志行、曾雪麟、胡之刚等元老受命组建深足时,提出的目标是“国内领先、亚洲一流、世界知名”。

  后两个目标与当时的深足并无关系,但“国内领先”确实做到了。一方面,会员制模式解决了深圳足球创业之初的燃眉之急,众人拾柴火焰高;另一方面,深足初创期与“春天的故事”是在相同的历史背景里,特区深圳的独特魅力也是吸引内地足球人的重要因素。前国脚朱波、董礼强,实力悍将纪捷、范育红等人纷纷南下,他们共同成为深足1994-1996实现三年“三级跳”,从乙级冲上甲A的基石。

  平安时代

  升入甲A之后的深足,渐渐感到会员制已无法应对甲A联赛的资金需求。资金一旦有缺口,直接就反映在球队实力和竞争力层面。1996年甲A联赛结束,深足遗憾降级了。当时大家已经有了一个共识——会员制只是一种探索和过渡,需要找一家真正有实力的企业来接管球队。

  1997年,平安保险以3900万这个当时的“天价”接手深足,深足从此进入历时六年的“平安时代”。回望历史,这六年也可谓深足的“黄金六年”。

  从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网站商事主体登记及备案信息查询(下文提到的诸多深足股权更迭等信息皆来自此网站)可知,1999年11月29日,“深圳足球俱乐部”变更为“深圳市足球俱乐部”,俱乐部办公地址从深圳体育场五区搬至平安大厦,法定代表人由曾国强变为李刚。

  2000年1月25日,深足法定代表人由李刚变成孙建一,同年12月7日,俱乐部从平安大厦搬至荣生大厦。

  2001年4月27日,俱乐部注册资本由347万元变成了1000万元。

  平安时代的深足,1997赛季成功冲A,1998赛季中途签下韩国名帅车范根,其间整体收购火车头队,李玮锋、李毅、鲍文杰、杨光等新秀一并收入囊中,加上谢峰、张军、彭伟国、江洪、陈永强等国脚级强援加盟,1998、1999赛季球队均实现了甲A保级。

  2000赛季以后,随着郑智的加盟,主帅朱广沪的扶正,球队迎来了真正的腾飞。2002赛季,球队夺得半程冠军,并最终拿下甲A亚军。

  2002赛季中期,队长李玮锋加盟英超埃弗顿,成为深圳足坛输出的首位欧洲五大联赛球员。

  健力宝时代

  2002年12月16日,平安将俱乐部整体转让给健力宝集团,俱乐部名称从“深圳市足球俱乐部”变更为“深圳市健力宝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由孙建一变更为张海。

  张海旗下的5家公司分享了深足的股权,其中广东健力宝集团有限公司800.0(万元)占了80.00%的股权。

  2003年10月24日,深足办公地址从荣生大厦迁到锦峰大厦。

  2004年2月25日,注册资本从1000万元变成了1.1亿元,三水市正天科技投资有限公司9900.0(万元)90.00%,广东健力宝集团有限公司1100.0(万元)10.00%。

  这一时期的深足进一步扩充实力,大手笔引进海归国脚杨晨,同时吸纳李雷雷、李明、郑斌、陆博飞等强援。坐拥7大国脚的深足是国内顶尖劲旅,其地位不亚于后来的广州恒大。2004年中超元年,深足轻松夺冠。

  混沌挣扎 2005-2015

  “后健力宝时代”

  2004赛季后半段,既是深足在24年发展历程中在竞技层面的巅峰,也是后期连续混乱的起点。2004赛季,球队是在欠薪状况下实现夺冠的。投资人张海事涉经济案件淡出后,2004年11月17日,俱乐部法定代表人由张海变成叶红汉,但仍属于健力宝集团掌控。

  2005年6月7日,深足的法定代表人由叶红汉换成杨猛。

  2005年6月28日,深足俱乐部从锦峰大厦搬至中银花园。

  这一时期的深足,各种负面事件丛生。主教练迟尚斌与球员间的矛盾公开化,“球霸”“天亮了”等中国足坛热词,从深圳生发。

  但这一时期的深足,在竞技层面仍维持在较高水准。2005赛季亚冠联赛,深足一举打进四强。

  杨塞新时代

  2005年11月30日,深足进入“杨塞新时代”,名称由“深圳市健力宝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变更为“深圳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由杨猛变更为周军。杨塞新的深圳市新泰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取代三水市正天科技投资有限公司 ,掌握了9900.0(万元)90.00%的股权,广东健力宝集团有限公司 1100.0(万元)占10.00%。

  此后,深足先后更名为“深圳市香雪上清饮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和“深圳市亚旅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控股股东“深圳市新泰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也先后更名为“深圳市中均泰投资有限公司”和“深圳市亚旅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但是“杨塞新色彩”始终不变。

  万宏伟时代

  2009年10月30日,深足进入“万宏伟时代”,股权结构变成了万宏伟1100.0(万元)10.00%、深圳市南金投资顾问有限公司9900.0(万元)90.00%,法人也由周军变更成了万宏伟。

  2011年1月27日,俱乐部地址由中银大厦搬至诺德金融中心主楼。

  万宏伟时代的深足,经营状况举步维艰,欠薪问题频发,但在股权上并没有发生过改变。

  经历了连续几个赛季的神奇保级后,2011赛季,法国名帅特鲁西埃挂帅的深足,终于从中超降为中甲。

  广泰源时代

  万宏伟时代结束至佳兆业入主,这一段从广义上可以称为广泰源时代,虽然期间有过“兆能源”“宇恒”等名字出现在俱乐部投资方名录之中,但据公开资料显示,“宇恒供应链”“兆能源酒店供应链”均属广泰源集团旗下。

  2014年12月30日,深足进入“兆能源时代”,股权结构变为深圳红钻集团有限公司3850.0(万元)35.00%、深圳市兆能源酒店供应股份有限公司6050.0(万元)55.00%、万宏伟1100.0(万元)10.00%,法人由万宏伟变更成了赖昌明。

  2014年12月31日,俱乐部名称从深圳市红钻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变更成了深圳市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

  2015年2月11日,俱乐部股权再次发生变化,之前深圳红钻集团有限公司的3850.0(万元)35.00%股权全部转到深圳前海集众产业链管理有限公司名下。

  2015年4月29日,这部分股权又再次转给深圳前海集众金控产业管理有限公司。

  2015年6月5日,俱乐部股权结构直接变成了深圳前海集众金控产业链管理有限公司9900.0(万元)90.00%、万宏伟1100.0(万元)10.00%。法定代表人随之变更,赖昌明变更成了周勇。

  这一时期深足在投资人层面混沌不堪,球队竞争力一落千丈,一度在中甲联赛都有降级之虞。总经理李虹、主教练李毅甚至一度个人垫资,才勉强把球队留在中甲,并让球队得以生存下去。

  邓俊杰时代

  广泰源时代的深足股权结构混乱不堪。直至2015赛季中甲联赛结束后,深足的股权分配又重新回到了一年前的比例。

  2015年10月16日,深足法人由周勇变成了曾小明,11月12日,曾小明又变成了邓俊杰。

  邓俊杰是香港鸿鹄资本集团董事局主席及深圳市鸿鹄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他的入主,为佳兆业最终入主深足,奠定了基础。

  2015年12月14日,深足的股权结构变更回了一年前兆能源刚入主时的分配方案,即深圳红钻集团有限公司3850.0(万元)35.00%、深圳市兆能源酒店供应股份有限公司6050.0(万元)55.00%、万宏伟1100.0(万元)10.00%,此时的俱乐部法人、总经理皆为邓俊杰。

  东山再起 2016-2018

  2016年2月5日,深足股权再次发生变化,红钻集团占有的3850.0(万元)35.00%,转到了深圳市正顺景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而深圳市正顺景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正是佳兆业控股80%的公司。

  2016年11月15日,深足法人由邓俊杰变更成了如今深足的常务副总经理李小刚,这意味着深足正式进入“佳兆业时代”。

  至2018年2月5日,俱乐部股权结构为,佳兆业旗下可域酒店管理(深圳)有限公司9900.0(万元)占股90.00%,万宏伟1100.0(万元)占股10.00%。需要指出的是,万宏伟所持的1100.0(万元)10.00%的股份,依旧处于法院冻结状态,限制时间暂时截止至2021年4月16日。

  佳兆业入主之后,深足结束了长达十一年的混乱与挣扎,在连续三年巨资投入之下,球队整体实力、竞争力渐渐回升,并最终在本赛季重返中超。

  链接

  24年队徽演变史

  作为球迷,你闭着眼也知道曼联的队徽是怎样的,皇马的队徽是怎样的。但作为深圳球迷,你知道深足队徽长啥样吗?

  回望过往24年的深足队徽,就像翻看一本集邮册!

  过去的24年里,深足使用过的队徽总数超过了10个。

  1994年刚成立时,深足队徽以蓝色、朱红色为主,这一色调延续了几年,但队徽元素有过多次更改,如1996年加入“大鹏”元素,1997年则加入足球的元素,以及大写的英文字母A。

  2000年以后,随着平安、健力宝、金威、上清饮等冠名企业的加入,队徽再次“变脸”,2004年中超夺冠后,队徽里还多了一颗星。

  2010-2014年的“红钻时期”,深足队徽以白、暗红为主色调,这个设计感与深圳这座城市本身已没有太多联系了。

  如今的新版队徽设计,融合了深圳最具代表性的建筑——市民中心,以及深圳市花簕杜鹃、代表深圳精神的“拓荒牛”等本土元素。配色为象征激情、拼搏、血性的中国红,象征球队战斗意志的海军蓝,以及象征荣耀的浅金色。市民中心剪影、化为簕杜鹃花瓣形状的市民广场则融合而成队徽的主体盾牌结构。盾牌作为骑士精神的代表,是勇气、意志、使命和守护的象征。

  新版队徽寓意不错,也给球队带来了好运。希望这枚队徽,在未来岁月里能长久保留下去,成为深圳足球向世界展示自己的闪亮名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