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足协副主席:搞业余足球从未退缩 盼打造优质赛事IP

赵健

  12月9日,长沙,“人民足球”颁奖典礼,包括大超、大甲以及“市民杯”在内的大连城市足球联赛,被评为全国十项优秀草根社会赛事之一。领奖台上,虽然略显紧张,但金海光脸上更多透着的,是发自内心的满足和欣慰——这个奖项,是对包括他在内的所有大连业余足球参与者,来自国家层面的认可和鼓励。

  时隔半月,坐在记者对面的金海光,心情已然平复。在我们身旁,是由各种奖杯组成的“荣誉墙”,“人民足球”的奖杯,自然也有属于自己的位置。论个头,它不是最大的;论造型,它不是最精美的,但朴素的外表,却丝毫无碍它的分量。

  采访结束后,突然觉得这个奖杯和金海光“很搭”,因为这个没有太多豪言壮语的人,用他自己以及一群与他有着同样梦想的人的努力,为我们这座城市的足球爱好者,打造出了一项又一项的业余赛事,让大家享受到了足球那份最简单、最纯粹的快乐!

  记者:不久前的“人民足球”颁奖典礼,上台领奖的那一刻是怎样一种心情?

  金海光:心情是非常不平静的。“人民足球”最大的意义,就是在国家这个层面,为社会上的足球人口搭建了一个国家级的平台,这种平台化的运作,在近十年中,有很多的个人、企业、团体做过尝试,但是由于缺乏宏观的调控和高度,一直没有搭建起来。今年中国足协提出“人民足球”这个概念,实际上就是把社会当中所有愿意参与足球运动的人口统一到了一个平台上,让这个平台今后可以把所有足球爱好者聚集在一起,分享信息、赛事、商务开发等等,实现了很多从事社会足球的人的梦想。

  记者:你应该领过很多的奖,这次这个奖对于大连足球来说,意味着什么?

  金海光:我其实是代表大连市所有参与业余足球的足球爱好者去领这个奖的,一方面是对我们成绩的肯定,另一方面也是大连独特的、可以说在整个中国首屈一指的足球氛围以及对足球更高层次的理解的一种认可,让我们得到了这个奖。

  记者:在颁奖典礼现场,和其他城市优秀的业余赛事的组织者之间,有没有过交流?

  金海光:我们当然有很多的沟通,咱们大连在业余足球这方面,在全国确实是遥遥领先,他们也非常羡慕大连有这样的足球环境。

  记者:和他们相比,大连业余足球的优势在哪?又有哪些不足呢?

  金海光:我觉得最大的不同,可能就是在竞技水平上。大连业余足球一直有很好的传统,从2009年开始,大连足协和大连业余足球联盟共同举办了包括大超、大甲、“市民杯”在内的各种各样的业余赛事,也是把大连的平台先于国家的平台打造出来了。2011年,大连第一次派队参加全国业余足球联赛就获得了冠军,随后2013年和2015年也获得了全国冠军。在这期间,咱们这个平台也培养和回炉了很多具有职业水平的球员,回到职业联赛中的球员大概有七八十人。

  记者:通过这次“人民足球”的活动,我们是不是积累了信心,也看到了大连业余足球未来发展的方向?

  金海光:大连业余足球现在也走到了瓶颈阶段,主要是两个原因造成的,一是场地建设远远跟不上需求,二是在规范化、细致化的平台建设中,一直是自己在摸索,缺少可以借鉴的东西。现在,通过“人民足球”平台的搭建,大连业余足球作为其中重要的一部分,会把我们所有管理、建设、资讯等对接到“人民足球”的平台上,下一步对我们的管理、甚至可能对大连足球和大连这座城市的宣传,上升到一个更高的高度。

  记者:你从事业余足球已经很长时间了,当时是出于怎样的一种想法或者说是情怀呢?

  金海光:作为大连这个城市的一份子,相信每一个大连的男孩子,从小都有一个自己的足球梦想,我也是在这个环境中长大,步入社会以后,有很多的机会和大家组队去比赛,但当时无论是大连的足球还是中国的足球,相对来说比较混乱,比赛的组织和一些相应工作,都不是特别完善。那时,我刚从国外回来,国外很多规范化的体育赛事,给了我很多启发,所以本着对足球的感情,还有把大连的社会足球进行规范化管理以及打造大连足球的赛事IP的想法来做整体业余足球的建设。

  记者:起步的时候,一定会有很多困难,当时觉得最大的困难在哪里?中途有没有打过退堂鼓?

  金海光:打过退堂鼓是没有,但中间的困难确实是很多,更多体现在管理方面。足球本身是一个竞技活动,在现在的大环境下,社会足球也承载了很多人不同的想法、情绪,赛事管理过程中,总体上一直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但初期也有很多的冲突,赛场上有一些非体育道德的事情,困扰着我们的管理。让我们欣慰的是,现在这种事情已经越来越少了,球员的管理、裁判的执法、竞赛的环境好了很多,在这方面,我们可以不谦虚的说,大连近几年算是“一股清流”,赛事非常干净,感觉通过多年的努力,大家对足球的理解又上升了一个高度。

  记者:在业余足球方面,做一个赛事容易,难的是一直做下去,这么多年来,是什么因素促使你坚持下来?

  金海光:大连业余足球平台的建设,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对我们的团队和所有参与者来说,是一个共同建设的一项事业,源于的是我们对足球的感情和热爱。怎么说呢?业余联赛这块,我们还没达到当初设定的要求,这也是我们前进的动力,这次的“人民足球”,赋予了我们全新的概念和资源,也是我们成长的契机,我相信随着“人民足球”进一步的完善,我们的初衷可能很快就会实现。

  记者:业余足球可能投入多、回报少,你有没有算过这么多年在这方面的投入有多少?

  金海光:投入没有办法计算,现金投入也确实是比较多的。不仅是我,大超、大甲、市足协杯、“市民杯”等等一系列的业余足球联盟举办的比赛,所有参与者付出更多的是他们的激情、时间、管理、忠诚等等,有些球队已经存在了很多年了。经济方面,参赛的门槛不算高,都是在参赛球队的承受范围之内,现在进一步打造赛事IP,随着商业方面的导入,以后大家最在意的可能不是资金投入,在意的是对球队投入,这也是足球文化形成的初期表现,有了自己的文化建设以后,今后会做的更有高度。

  记者:你现在是大连足协的副主席,是不是觉得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金海光:我去年当选大连足副主席,主要负责社会足球工作,对我个人来说是一种肯定,也是一种鼓励和责任。大连整个业余足球的环境是越来越好,赛事也是层出不穷,不管是五人制、八人制,还是十一人制,作为对大连业余足球最为熟悉的团队,或者说是我本人,我觉得自己有能力,也愿意通过好的资源,去提升大连的业余足球。我们的团队工作了十年,大连所有业余足球的爱好者和管理者,我们对他们的情况、信息都很了解,我们的团队很有信心按照计划,把工作推进下去。

  记者:未来,你理想中的大连业余足球赛事,要达到怎么一个高度?

  金海光:情感是优质体育IP的核心,能够深入人心,唤起受众的情怀,得到受众的热爱。大连是中国现代足球的发源地之一,也是中国著名的“足球城”和中国第一个足球特区,更是中国足球出人才最多的城市。2018年,我们业余足球联盟一共主办了11项比赛,共有247支球队的7923名球员参加了1111场比赛,而整个大连类似的比赛总计超过50项。我相信,未来几年随着政策的推动和产业的完善,大连这片足球沃土会为中国足球的改革发展,带去一股新鲜的力量。同时,以足球为切入点,我们也希望推动更多人参与比赛、参与体育运动,助力群体赛事的成长,这也是每个体育从业者的责任所在。